悦君兮

第一个红心一发入魂
感谢泽维尔宝贝儿!

富江内心复杂(嘉金式沙雕)(私心all金)

川上富江是一个可怕的“人”。
她是黑暗的聚集体,任何人世间的阴暗都在她身上得到了完美体现,更可怕的是,见过她的人,都会不可自拔的爱上她。
  只要世间还有阴暗,那么,川上富江就是不死的。
   个屁。
    川上富江本人对此嗤之以鼻。
    总有那么些死gay是她掰不直的,而且这例子还不止一个。
  窝在沙发上吃薯片的富江一脸沉痛的回忆起了她的每一次失败。
  最直观的一次,是她的爸和爹给的。
  对,富江也是有爸妈的好吗?一个可寄宿的躯体有多么重要心里没点数吗?
   富江如是说,接下来她开始了回忆。
   她的爹,是一个很好看的男孩子,金发蓝眼,笑起来和个天使一样,她就是一开始被颜欺骗的人之一。
   本来她认为就算刚出生的自己也是美艳不可方物愚蠢的人类一定全都会爱上她,直到她看见她爸和她爹瞎狗眼的日常。
   她爸也是个男孩儿,金发,耀金色眼睛里仿佛呈着一轮太阳,眼角下还有个★,跟个帅点的灌汤包没什么两样。
   对,就是灌汤包。
  你有意见?
   本来富江小姐生下来没人跟着看就已经很生气了,恰好她爹这时又抱住了她爸,她就更气了,眼角泪痣一闪,被动技能魅惑开始发动。
  结果就被她爸瞟了一眼。
  “虫子,别碍事!”他好不容易才被老婆抱住,当然要排除一切障碍和老婆先抱后吻再酱酱酿酿啦——富江依稀听到了这样的心声。
   哦,她的傻爹啥都不知道,正在被拐上床的路上越走越远。
   但是这是我的婴儿房啊……
  富江看着就在婴儿面前搞起来的两个人,面无表情的想,她可能失去了眼操。
  哦,辣眼睛。
  最主要第二天,她的爹带着一身青青紫紫的吻痕坐在她面前。
   伸出手扼住了她的喉咙。
   “我知道你在做什么。”她爹那双好看的蓝眸眯起,眼里划过一丝暗沉:“嘉德是我的人,我希望你认清这一点。”
    “再随意用技能勾搭我老公就杀了你。”富江明明白白看到了她爹眼里的话。
     哦,死gay。
    富江认清了她的技能对死gay可能没用的事实。
    而她那可爱的天使爹又这么补刀:“嘉德是上一届大赛的胜者。”
    哦豁。
     富江又一次认清了事实。
     万人迷救不了死gay。
     然后她爹掐着她脖子认真的讲:“嘉德眼里只会有我。”
     对我知道了求您行行好把可怜的我放下好吗?富江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
    “渣渣!”她爸来了。
     本来指望她爸把突发神经的她爹带走训一顿,然后把她放下,结果他看见她爸紧张的扶住她爹的腰,“渣渣就是渣渣,腰还痛着就敢下地跑。”她爸把她爹拦腰抱起。
   她爹手一松,把她丢到了床上。
   某种意义上也算是救了自己吧。
   富江生无可恋的想。
   然后她看见两个人互相骂仗。
   “要不是你昨晚做太狠我会这样吗!”
    “明明是你个渣渣体力太差!”
     “我体力哪里差!出来打一场!”
      “你个渣渣!”
      ……
     富江面无表情听完了这场小破孩儿对骂。
     吵什么吵,明明那么在乎对方,淦。
     呵,男人。
    ……
    现在的富江回忆起这事儿都感到悲哀。
    她当年为什么那么想不开。
    降生在这样一个死gay家庭。
    “万人迷救不了死gay。”富江如是说。
  

R27——《杀手》

萌新悦夕在线报道
此为听完《杀手》后突发脑洞。
————————脑洞——————
  Reborn有一双完美的手。
  十指纤长,骨节分明,指甲修剪得圆润,握枪从不发抖,对准目标一击毙命。自己想要什么,就会抢过来,在别人眼中强大的势力,于他,不过是股掌间的玩物罢了。
  是的,玩物。
  他是上天的宠儿,好看的皮囊,强大的实力,一手建立起来的背景……这都是他的资本。只要他愿意,无数人会抢着拜在他的西装裤下,争着献上自己的一切。
  这样的一个人,正在教导一个废柴。
  可不是废柴么?没有及格的功课,走路平地摔,上课迟到,实力不济,情商堪忧,智商掉线,武力不在,战斗本能?您说笑了,这么高端的东西蠢纲是不会有的。
  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是彭格列的第十代首领。
  本名:泽田纲吉。
(我,萌新报道,文笔垃圾,但我不要脸啊,求轻点喷QWQ)